正义迟到,不能再让追责迟到_兰州新闻网

正义迟到,不能再让追责迟到_兰州新闻网
    备受重视的“山东临沭二中奸杀案”日前结案,当事人张志超被改判无罪。    让我们先回忆一下此案的基本情况:2005年1月,临沭二中一女生被奸杀,当年不满16岁的在校生张志超被警方确定行凶杀人,随后被刑拘、批捕。2006年3月,他被判无期。尽管一审时张志超还不满17周岁,但法院未按对未成年人的审理方法审理该案。直到2011年,张志超的母亲探监时,张志超才提出要申述。申述6年后,2017年,最高法立案检查该案,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。山东省高院通过6次延期,直到2020年1月13日,改判他无罪。山东高院再审认为,本案无客观依据指向张志超作案,张志超的供述与证人证言存在对立,张志超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存疑,确定张志超施行强奸并致死被害人高某,凌辱高某尸身的犯罪行为的依据没有构成完好的依据系统,没有到达依据的确、充沛的法定证明规范,故原审确定张志超犯强奸罪的现实不清、依据不足,不能确定张志超有罪。本判定为终审判定。    15年,芳华已不在。走出法庭的张志超心境激动,他说,没有母亲的坚持申述,没有山东高院及检察院的公平审判,他不可能这么快无罪释放。不知道我们看到这句话,会是什么样的心境。于当事人而言,无罪释放意味着沉冤得雪。而于旁观者,除了唏嘘命运无常,有时也不免会对司法公平感到绝望甚至质疑。    从理论上讲,任何国家、任何年代的司法准则都会发作差错,司法之剑不免误伤,关键在于怎么纠正、怎样防备。美国大法官休尼特有句名言常常被人们引证: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永久不会缺席。每一次正义归位都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司法准则在开刀、在纠错、在前行。不过小马飞刀认为,只要严厉追责,才干显示迟来的正义。正义迟到,不能再让追责迟到。错案的追责,一方面要考虑准则、体系、方针方面的问题,不能全都让办案人员承当,但有必要要对职责心不强、玩忽职守、没有严厉依法办案的一些办案人员严厉处理。哪些是准则要素,哪些是个人问题,各部门、各办案人员应承当什么职责,应有合理、公平的定论,依法处理,及时补缺堵漏。要知道,司法正义包含两个方面,一是无辜者无罪,二是差错者担责。因而,错案追责是正义回归的最终一块拼图。司法公平不是笼统的体会而是真实的、看得见的、可感触的公平。一个案子,可能是建立法令威望、增进法令崇奉、保护公平正义的一个柱石,也可能以“看得见”的方法成为信赖崩塌的一个链条。只要追责,才干还当事人及社会一个公正,重塑社会对公平正义的决心,有力避免相似事情再度发作。    小马飞刀 来历: 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